仁同白戈可力克

梦想云顶之端……等待一朝赴死

【荒x一目连】来而不往1.

★后期有微量狗茨注意 ,避雷请绕行

“我是后辈,”辉夜心平气和地跟他讲道理,“你是前辈,于情于理都要陪我。”

“我是你前辈,又不是你前任,”荒淡然道,“怎么又叫我陪你逛夜市?和你那小男友又吵架了?”

“你温柔体贴善良。”辉夜无视了身边金鱼震惊的嘴脸,从容不迫道,“这是能进安委会的人起码的要求。”

“烟烟罗?”

“她要是能教我这么说话,也不至于研究生都要毕业了都只有追求者,却没有男朋友。”

“为什么是我?”荒的声音冷冷清清,却是松动不少。

辉夜知道这是他答应了,不由得轻轻一笑:“听说你最近想找人消灾……不知我有没有这份荣幸?”

这小女孩……

荒“啧”了一声,低...

2017-06-09

【狗茨】无处可归4.

鬼使黑白出现注意,晴八非cp注意

推理主,学院paro

“小同志,不是我说,”八百比丘尼拿出之前哄俩小鬼使睡觉的十成耐心,循循善诱,“红眼病是病,得治,早治疗,早康复,为世界绿色做一份贡献。不然我这么生死相依的姿态,你这双兔子眼睛再往外一搁,外人看了都以为不良教师欺辱良家小警.察呢。”
“老师,这哪儿能呢?”鬼使黑笑笑,“全校人都知道,这千般好万般好比不上您老师一句话好。我什么能耐,您这两句,还能把我说哭了?还是说,您年事已高,忘了当年体检时对我脸皮厚度的大力赞美?”
在你眼中,你家顶头上司也不过一年事已高的“老太婆”而已。这份魄力,自然很得八百比丘尼赏识。只是……
八百...
2017-05-07

段子

“你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荒看着他残败的躯体,犹豫了半晌还是如此说道。这不是提出意见,而是陈述事实:“你的慈悲不是为他们准备的。”
“守护是我的选择,不只是宿命;慈悲是我的本性,不仅是职责,”一目连轻轻道,“融进骨子里的东西,你怎么能奢望着微不足道的变化去改变它呢?”
“哪怕堕落如斯?”
“守护的分量之重总会有一天连神明都无法承担,若真有那一天,那后果自然是只能接受。”
“接受信徒的遗忘、接受所庇佑之人的背弃?”
“……我说不过你,”一目连只是笑,“倒是你,实在没什么必要来劝解我。”
身为神明,总有一份信念需要坚守。
“抱歉,”荒顿了顿,视线不经意间避开了一目连,“我不该逾越的...
2017-05-05

【狗茨】无处可归3.

大学生paro, 剧情有,推理主

请结合上下文进行阅读(。

大天狗回到宿舍落好锁,刚想在书桌前坐下打开笔电,又猛然想起忘了和茨木通信。手机躺在桌上安安静静,他歪头一想,划开屏保,按下手机键盘。

“收信人:瓷娃
主题:致歉
今天有事耽误了,不能陪你实在过意不去……有事明天再继续。
发信人:风暴有眼”

点击发送。
四十六分钟后对方回信了。

“收信人:风暴有眼
主题:致谢
一切安好。亏得阎魔出力,我才不至于连晚饭都吃不上。
警.察.局这种地方,做客的次数多了,逛着逛着也和后院似的,自在逍遥的很。
你出来的这么早,难道是打点去了?那你不错,妖刀和青行灯...
2017-05-01

【狗茨】无处可归2.

大学pora ,狗血慎戳,强行有剧情

不能接受?茨木质疑。他试图寻找答案。他翻书,翻遍不知名的手记,翻过泛黄的页面,翻得哗哗作响:以他的水平都不能接受?
「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心理环境,产生出了这种无比大的危险感和对这种危险感完全无能为力的态度?」 卡伦.霍尼在脑内聒噪得很,是刻意卖弄。
茨木猛地站起,木椅不堪重负咯吱作响,旁人无不为之侧目。
他卷起手稿,吃力地推门而走。
他明白了,他在焦虑,且焦虑得无以复加。
他不得已闷声加速下楼。
因为他想起了图书馆的楼梯普遍长,且多。
“……出纳厅得以连接各层阅览室与书库,这样就达到了既能分散人流又能收纳集中人群的目的。”茨木...
2017-04-03

【狗茨】无处可归1.

大学pora,ooc,强行有剧情

挺可惜的,大天狗想,不管是这位选择在图书馆顶部一跃而下的同学,还是他手里那本已经沾染了斑驳血迹的《沉思录》。

前者可惜是因为一张顺眼耐看的脸,后者可惜是因为它是大天狗熬夜到手的精装版,沉甸甸的极有分量。他不该这么惦记着它的,它早已易主。

崭新的《沉思录》到手时茨木浑然不觉周遭气压过低,可劲儿夸人有眼光,说是这么本不着调的书掂起来却意外的手感不错,真真是超乎所想。闻言,大天狗只想取了小扇狂扫茨木一头杂乱的白毛,“喜欢就行。”他咬牙切齿。彼时他脑里一团乱絮纠葛,意识尖叫着仓皇窜逃,于过往红尘间连连打滚,不见收势。

他恍惚记起...
2017-02-26

滞留

1.

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她时我趴在老头的背后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眼睛倒是瞪大了就为一睹这没几个活人见过的妖女真容。 她寄居人间三十载,却还记得不要丢弃地府公民的脸皮与责任感:坚持一身“领带衬衫小摆裙,坡跟圆领长筒袜”的女高标配,在无人问津的小教室里恪守岗位,生怕牛头马面查不出她的死亡地点时间。老老实实得令人发指,要是我能有这般乖巧,黑白无常也不至于三天两头找上门来就他们殿里丢失的卷轴兴师问罪。

这只恶鬼的青黑眼窝之渗人乃我平生所见,她看上去还不知道《活色俏妖》所推荐的热门尸水套装攻略就藏在某两页之间的小小夹层里,而这本该是她们这类女性恶鬼在被有心之士回收之前在人间的唯...
2016-11-08

诡话录.1

庄莫:“学妹啊……不是我说。”

余殊不说话。

庄莫叹气:“你自己算算,你都盯着我看多久了?”

余殊终开金口:“学姐,你好看。”

庄莫咳:“……谢谢?”这话说得和前几个月跟她搭讪猛聊天的痴女小学妹们说得没啥实质性区别,不过区别在于小学妹们成群结队,这位形单影只。庄莫仔细想想自己,又对比了一下之前的小学妹们,觉得还是眼前这张嚣张跋扈的脸最入眼,她含蓄地赞美:“这里还有更加靓丽的美景,我自愧不如。”

余殊冷哼,指指她身后:“质疑我?你仔细看看,有哪个比你好?”

庄莫后知后觉地回头,希望能看到一票穿着热辣制服的拉拉...
2016-11-07

© 仁同白戈可力克 | Powered by LOFTER